当前位置:首页 > 法制社会 > 正文

边疆军营“花木兰”——记“最美新时代革命军人”马和帕丽

原标题:边疆军营“花木兰”——记“最美新时代革命军人”马和帕丽

(图文互动)(1)边疆军营“花木兰”——记“最美新时代革命军人”马和帕丽

新疆军区某合成团坦克二连指导员马和帕丽在进行驾驶训练(7月8日摄)。新华社 袁凯 摄

“全连注意,拉大车距,快速通过!”仲夏时节,新疆军区某合成团一场进攻战斗演练激战正酣,坦克二连突遭敌火力封锁,连长所在坦克被击毁,一位女指导员果断接替指挥,一举突破“敌”防御前沿。

(图文互动)(2)边疆军营“花木兰”——记“最美新时代革命军人”马和帕丽

新疆军区某合成团坦克二连指导员马和帕丽(右)在组织战术训练(7月8日摄)。新华社 袁凯 摄

这位临阵指挥的军营“花木兰”是新疆军区某合成团坦克二连指导员马和帕丽。类似这样的挑战,她记不清有多少次了。入伍7年来,马和帕丽历经6次换岗,从高校“学霸”到全师首个提干的女兵,再到全师首位坦克女驾驶员、军区首位坦克连女主官,这位哈萨克族姑娘把个人梦想融入强军兴军的伟大事业,在绿色军营锻造精彩人生。

(图文互动)(3)边疆军营“花木兰”——记“最美新时代革命军人”马和帕丽

新疆军区某合成团坦克二连指导员马和帕丽指挥坦克回场(7月8日摄)。新华社 袁凯 摄

1991年,马和帕丽出生在新疆木垒哈萨克自治县。由于家紧挨着部队大院,她从小就听着祖辈相传的“共产党最亲”“解放军最好”的故事和嘹亮的军号军歌,在新疆各族人民互亲互爱的哺育里成长,见证了家乡面貌的巨大变化,内心充满了对党的感恩和对军营的向往。

2013年,正在西南民族大学就读的马和帕丽,为追寻儿时梦想,来到部队。两年后,她以优秀大学生士兵身份提干。军校任职培训结束,她又主动申请赴新疆,来到天山深处的某装甲部队。

(图文互动)(4)边疆军营“花木兰”——记“最美新时代革命军人”马和帕丽

新疆军区某合成团坦克二连指导员马和帕丽(中)与连队骨干一起研究训练难题(7月8日摄)。新华社 袁凯 摄

2018年6月,坦克连指导员岗位出现空缺,马和帕丽毛遂自荐。坦克连讲求专业技术,又是清一色的男兵,没有女干部担任主官的先例。有人提出质疑,女同志去了坦克连,能带兵打仗吗?马和帕丽用行动赢得官兵们的认可和支持,成为军区首位坦克连女主官。

坦克兵有驾驶、通信、射击3大专业。初到连队,马和帕丽盯准对她而言难度最大的驾驶专业。第一次跟车体验,车内噪声大、满是尘土和油烟,马和帕丽在坦克里左摇右晃,直犯恶心。“驾驶训练环境恶劣,除了反复强烈刺激,直到生理适应外,没有捷径可走。”教练员杨全威说,马和帕丽每次都在兜里装几个塑料袋,咬着牙一圈一圈地跟车,即使晕车呕吐,也不让停车。

驾驶坦克对力量有较高要求,男兵轻松完成的推拉操纵杆,起初马和帕丽双手合力才能完成快速换挡,两三趟下来她就胳膊酸痛。她收起女孩爱美的天性,一边提高训练强度增肌,一边加大热量摄入增重,双直角、S弯、土岭,一个个反复练,最终以优异成绩一举通过限制路驾驶考核。

(图文互动)(5)边疆军营“花木兰”——记“最美新时代革命军人”马和帕丽

结束一天的训练,新疆军区某合成团坦克二连指导员马和帕丽(前排右二)与官兵交流训练心得(7月8日摄)。新华社 袁凯 摄

过了苦累关,还有胆量关。团坦克驾驶场有一处陡坡,坦克爬坡时驾驶员只能凭经验、靠胆量冲坡,被称作“英雄坡”。

马和帕丽首次挑战“英雄坡”恰逢雪天,坦克突然半坡熄火出现严重后溜征兆,此时,如果下车待援,就意味着挑战失败,但半坡起步一旦操作不当,就会引起发动机“倒爆”甚至翻车危险。“平时训练没血性,战时哪里敢拼命?”她强迫自己镇静下来,右脚死死踩住刹车,双手紧拉操纵杆,果断重启机油泵,待油压正常立即半坡起步,加速冲过坡顶。当马和帕丽疲惫不堪地爬出驾驶舱时,迎接她的是官兵钦佩的目光……

短短3个月,马和帕丽就捧回了坦克驾驶和通信专业证书。这激发了官兵训练热情,一大批训练尖子在比武竞赛中摘金夺银。

(图文互动)(6)边疆军营“花木兰”——记“最美新时代革命军人”马和帕丽

训练间隙,新疆军区某合成团坦克二连指导员马和帕丽(中)与官兵一起开展趣味活动(7月8日摄)。新华社 袁凯 摄

技术过硬,是合格的坦克兵;连队过硬,才是合格的指挥员。

刚接手连队时,她从建强党支部入手,带领官兵先后建起了“坦克兵文化长廊”“手机+”学习平台等7个特色阵地,激发党员模范带头,激励官兵争先创优。这两年,马和帕丽与连长带领官兵圆满完成合成营对抗演习、上级拉动考核等任务,连队连续两年被评为“军事训练一级连”。

12